“债权人”优先还是“股东”优先 Tribe DAO 清偿提案引发信任危机

最大规模的 DAO 组织之一 Tribe DAO 提议关闭协议和清偿资产,已成为近日加密社区最充满争议的提案之一,行业多方对提案提出了多方质疑,甚至将其称为一场贪婪的“欺诈”,目前事件持续发酵,虽然目前提案仍未有定论,但这为 DeFi/DAO 组织清偿的“基本法”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讨论开端。

8月20日,Fei Protocol 创始 人Joey 在推特公布了一项关于 Tribe DAO 关闭协议和清偿提案,计划发起一个清偿计划,将 5700 万个 TRIBE (目前价值 912 万美元)以7 天时间加权价格计算,释放在挂钩交换器中相应的 FEI 或 DAI 平均分配给黑客事件受害者(被盗约 28,380 ETH,当时价值约 8000 万美元,目前价值 4540 万美元。),将 DAO 控制的 stETH、ETH 等资产(价值约 1.4 亿美元)将比例分配给 TRIBE 代币持有者。提案的任何批准都需要经过 TRIBE 代币持有人进行投票,并预计在近一周进行。

该提案的关键部分在于被盗事件的补偿机制,由于该项目选择将偿还款项平均分配给每个地址(根据评论,平均还款金额约为 23 万美元),这意味着损失金额较低的用户将获得全额补偿,但损失金额较高的用户只能获得少部分补偿,而受损失金额最高的用户地址只能获得 2-6% 的补充。

这一举措引发了社区的强烈不满,提案发布不到 24 小时内,引发了 Compuand 创始人 Robert Leshner 等诸多行业知名人士在治理论坛与推特的讨论,其中对于清偿优先级以及未提及PCV(协议控制资产价值)等重要数据指标以及等问题存在多方质疑和不满情绪。外界普遍认为,Tribe DAO 在债券人黑客受害者和 TRIBE 持有者两方中,选择了优先保护后者的利益。

讨论本次提案的争议之前,我们需要先简单回顾 Tribe DAO 究竟发生了什么?清偿的诱因和争议又从何开始?

这一切要先从合并说起,去年 12 月底,在两个社区以压倒性多数投票支持后,算法稳定币协议 Fei Protocol 与 DeFi 借贷协议 Rari Capital 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两个协议合并为Tribe DAO。

在合并不久后,今年4月30日,Rari Capital 在 Fuse 上的资金池遭遇黑客攻击,被盗资金约 28,380 ETH,损失约 8000 万美元。其中,Frax Finance 和 OlympusDAO 分别损失了 1300万美元与 900 万美元。

此时 Tribe DAO 持有超过 1 亿美元的资产,并举行了一次治理投票,结果 TRIBE 持有者以压倒性多数投票支付所有黑客受害者。此次赔偿黑客受害者的治理投票一度被奉为道德典范。

但令人迷惑的是,这项通过的赔偿提议并没有得以执行,并在几周后的 6 月 16 日, Fei Labs 声称投票结果令人费解,提出上一次提案不作数,需再做一次投票。而这次投票后结果完全反转,DAO 转而反对偿还黑客受害者。

对于此次的违规还款,Frax Finance 创始人 @samkazemian 称在社区发布过相关质疑评论,并承诺任何对 FRAX 的还款都将永久性地用于提供 FEI-FRAX 流动性以支持他们的挂钩,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复。在被要求开会讨论,FEI 团队也选择了沉默。

时隔 2 个月,FEI 才终于出现,宣布开篇提到的 Tirbe DAO 清偿提案。而这个清偿提案似乎是基于前两次投票舆论的一种折中方案,虽然提到会赔偿黑客受害者,但只赔偿一小部分,且需要 TRIEB 持有者的投票决定。

对于 TRIBE 持有人得到全额赔偿之前,是否所有 Rari 黑客受害者要得到全额赔偿成为怒了争论焦点。而这场争论的核心点可以归纳为,清偿的优先级在前到底是,以黑客受害者为代表的债权人还是作为代币持有者的股东?

Cimpound 创始人 Robert Leshner 在提案评论中表示,在其他人受益之前,“债权人”应该得到全额偿还。“黑客受害者是智能合约/协议还是 EAO 都无关紧要。所有用户都应该受到平等对待,而不是歧视。”不能仅仅因为 TRIBE 此前投票中表明不使用 PCV 来补偿黑客受害者(当协议正在进行时),如今就不使用 PCV(在结束期间)来补偿。

对此,本事件损失最大项目 Frax Finance 创始人 @samkazemian 将之称为DeFi史上最“low”的治理,“FEI 拥有足够多的 PCV 来赎回每个挂钩的稳定币,向受害者偿还每一分钱,并且仍然有约 6500 万美元的价值供 TRIBE 持有者赎回和获利。但 FEI 选择了以微不足道的资产支付给 FRAX、Olympus,让受害者遭受 95% 的黑客损失。”

Dragonfly 合伙人 Haseeb 也认为这种做法过于令人失望,并讽刺到“被黑的基金算是债务人吗?”而社区和社交媒体的众多评论中提到,FEI 团队这是一场“贪婪”的欺诈行为。

社区成员 Waple 也认为,在这种情况下,为了使所有利益相关者团结一致,应该遵循债权人 > 股权持有人的原则。理论上,权益/代币持有者从 Fei/Rari 代币中有获得任何潜在好处的同时,也应该是此次黑客攻击的风险承担者。

但对于“黑客受害者是否是债权人”存在争议,社区成员 HittingBOMBS 认为“黑客受害者因为冒险而损失了资产,这并不代表债务”。同时,冒险使用 Fuse 或者Aave、Composite、Maker等其它任何借贷协议时,就得做好且承担受到漏洞攻击的损失准备,而且 DAO 正在解散,为了未来的前景或“善意”而回报黑客受害者的做法没有多大意义。

对此,Waple 反驳到,使用 DeFi 产品不应给最终用户带来重大风险。受害人可以承担“清算风险、非流动性风险”等风险,而不是尽职调查不力的风险。如果用户对 DAO 不补偿黑客受害者失去信心,那么没有人会使用所提供的产品/服务,这对 DAO 来说只是一个死亡螺旋。

虽然存在一定争议,但从社区的声音来看,大部分成员更倾向于假设按照债券人>股东的清算优先级偿还。按照 Frax Finance 创始人 @samkazemian的推算, FEI 偿还每一个黑客受害者,赎回所有 FEI 在挂钩,然后分配剩余的财政部按比例给 TRIBE 持有者,TRIBE 将价值 0.16美元,将有 10 亿美元返还给持有者,这是个完美结局。

所以到底谁在反对偿还黑客受害者?社区成员提供了一个线索,从 6 月份反转的第二次投票结果快照中分析可以看出,反对票比支持票多出 1500万,而前 5 名反对票由内部人士/FEI团队/早期投资者投出,且票数占到1500多万。也就是说,FEI团队和早期投资者们正在为了自己的利益操纵治理,先是无视社区“支持通过PCV偿还黑客受害者”的投票结果,并操纵结果直到他们满意为止。

除此外,Fei 团队也被质疑有内幕交易,社区成员 Onigiri 称,“发布提案前 10 小时,Fei 团队可能已经购买了大约 50 万美元的 TRIBE,希望 SEC 对此进行调查,并阻止这些地址(以及与之相关的地址参与投票。”

对于 Fei 团队操纵投票治理的质疑持续发酵,Compuand 创始人 Robert Leshner、Polygon联合创始人sandeep、Dragonfly 执行合伙人Haseeb、Frax Finance 创始人 samkazemian、@getro联合创始人 raulsann 等诸多行业知名人士在社区或者发推特讨论。

质疑声之下,Fei Protocol 创始人 Joey 也再次发推特回应称,“提案中的任何具体观点都可以改变,每个观点都需要时间来讨论和表决”。Joey 还表示他本人不会投票表决这个提议。但这场治理中的信任危机已经蔓延,评论区讽刺道,“那 Fei 团队其它成员会对这个提案投票吗?”

目前该提案最终的结果未定,还有更多讨论和决策的空间。无论结果如何,Tribe DAO 关闭协议和清偿提案为 DAO 行业提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,即 DAO 解散时如何确定清偿机制,债权人优先还是股权持有者优先?如果 TRIBE 代币持有者由于利益问题执意通过该提案,又会如何影响监管部门与公众对 DAO 的看法?

随着社区投票将在新的一周开启,本事件或许还将进一步发酵并引起更多方面的关注,并有可能成为 DAO 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例之一。

欧易okex交易平台,欧易okex交易所官网,欧易okex官方下载APP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